证书查询
搜索

刘兆林:候鸟万宁过鼠年

 二维码 3
发表时间:2022-08-21 01:36

 鼠年春节,我是在海南万宁过的。我不是旅游爱好者,全因近年越来越感觉,非当候鸟不可了,才信马由缰把唯一的小小鸟巢选在了天涯海角的万宁:万事安宁啊,多吉祥的一方天地之名!

  明明是一年结束的冬天,这里却温暖如东北的夏季,万木葱茏,百花毫不费力地惬意盛开,除了热带水果金椰子、紫雾莲、黄芒果、红圣女果......也有北方常见水果西瓜、苹果、桔子等等,一同生在这边,果肉鲜爽,水灵灵得好像要往外冒露珠似的,香蕉、槟榔比比皆是,填满眼前的世界,看一眼就心生喜悦。如果没兴趣当吃货,就直接去海边好了,万宁不仅拥有绵长的黄金海岸线,怀里还抱着个小海呢!乘公交车去,不到三十分钟的功夫,大海、小海都到了,游泳戏水无比乐哉。懒得跑路去游的,就在小区院里的公共泳池游好了。所以,北方冬天住医院都难以缓解的不少病症,一住这里,天然环境就治好了大半,真是个过冬的天堂。尤其是,这里不仅环境好,还民风淳朴,百姓厚道,几乎全国每省都有或多或少老人来此当候鸟,甚至落户安家,与当地土著互融,相依为邻。有回,我上街过马路时,见一老农赤脚过大街,一手牵头牛,一手提只桶,恰巧那牛当街撅起尾巴要解便,老农立即提桶伺候,停当后才按红绿灯指示过了街。街对面邂逅而遇的候鸟老人,急忙上前帮助处理了便桶,然后若无其事离去。

  这里民风古朴,邻里祥和,很少听到吵架声,这与小城的人文环境相吻合。当街许多白墙上,会展示许许多多书法作品,还有家家户户院门郑重其事张贴的大幅红春联,显示着万宁传统文化的底蕴。而人民公园那条民族风格浓郁的万宁市书法长廊,则像一座横卧的长长纪念碑。

  廊口首幅压轴作品,正是从城郊东山岭拓来的海南第一山,这恰是明代万州牧曾光祖命名万宁东山岭为海南第一山的不朽证书,也佐证了万宁何以会成为全国著名的书法之乡。你随意到任何一家瞧瞧,几乎找不到不在乎换大红春联的人,这也是书法之乡的另一个标志。我还曾几次陪故乡亲友去观赏东山岭中奇石妙字,愿乡亲们遇了挫折能东山再起......所以,仅在这里过了三个春节,我不知不觉也化为万宁人了,时不时的,站到自家天涯居的小阳台上,探头向尽收眼底的东山岭望上一眼,让海南第一山的身影在眼前恍一恍,很是舒心。

  今年鼠年,恰是妻子本命年。民间有个讲不出科学道理的说法,说本命年不顺。我便也不按科学道理回应他们,咱们是在东山岭眼皮底下名叫万宁的地方过年,年间去趟东山岭,不就啥都没有了嘛!今年,不光说年间要去趟东山岭,还于节前返老还童般买好了一大串红红的小灯笼,配合所住万城春天小区满院的红灯笼群,也在自家鸟巢挂起来。暖暖的海上来风,轻轻拂动那串与谐音的盏连体小红灯,幌如妻子盼本命年吉顺的心弦也被拨动。从来内向的妻子,破天荒买了件红得耀眼的半袖衫,并在年三十就穿上了。儿子亲手赶制的108粒小叶菩提吉祥串,也由顺丰快递赶在年三十从北京送到她手里。恰巧,万里迢迢自驾车旅游过来的老家邻居夫妇俩,也在年前到了万宁。南国天涯遇北国邻友,乡音太亲。他们出发时武汉冠瘟病还一点名气没有,到了万宁时全国才刚要封闭居民小区。冰天雪地自驾游过来的夫妇俩,领着一路跟随的爱犬,一进我们万城春天小区,便被迎门而挂的条条横幅红布标语提醒得一激灵:疫情防控,咱不添乱,呆在家里,微信拜年,别到亲友家闲窜!”“看看电视,做点好饭,疫情防护,重在安全。远来的朋友连忙自责:看我这事弄的,咱就别聚算了,疫情解除后再补!

他们出发已半月有余,武汉疫情闹大才是刚刚的事。我说,千里迢迢赶来过年,你们没炊具咋吃年饭?没电视咋看春晚节目?咱们不算没事闲串,干脆响应号召,一不喊,二不唱,三不咳嗽,四不相互劝酒,五不相互夹菜,独创一个候鸟自助年夜餐,算向冠状病瘟的应战仪式。下不为例!物业人员又叮嘱一番防疫常识,方登记放行。于是,四只候鸟,一条爱犬,共同入乡随俗,鼠年夜在天涯居完成了一次集体美术创作:将我日常用于写毛笔字那张长条厚木大案,变成忍辱负重的自助餐桌。两家四人,加一条比独生儿女还善解人意的黑身白脖俊犬,温暖地围着一桌子南材北味杂牌菜,人站桌前,互祝鼠年吉祥别染病毒,再祝不能团聚的儿女吉祥,又祈祷天下染毒者早日康复,抗疫前沿的医护勇士平安。唯独自助餐桌下的爱犬默默在案下频频摇尾,听看电视里的春晚节目。

妻子恰在春晚即将结束时,接到儿子发来的祝本命年大吉微信,尤其我还接到了沈阳我家小区工作人员打来的宣传防病毒的电话,令我在天涯海角也感受到国家对子民的关怀。直到迎春晚会已结束的下夜一点多,我和妻子才手机互拍下鼠年第一张留影,方安然入梦。   

  鼠年新春伊始,连天涯海角的万宁,也彻底告别了以往的登门拜年,大概会从鼠年开始吧,微信拜年会成为划时代的里程碑,载入中华民族的礼仪编年史。早早的,我收到了一则长辈回我的拜年微信。国人皆知,中华礼节,讲究晚辈拜长辈。今年第一个回应拜年短信的,是大我一旬的文学理论家王向峰教授。我祝87岁鳏身独居老先生的话,最后是身健笔健四个字。而他迅速回我的短信中,拜年的话,只半句:兆林好!另外便是体现他笔健的一首古体诗:

为援鄂医疗队壮行

  瘟漫鄂城举国惊,医疗力限重难擎。


  三军首派卫生旅,辽沈应援亦继行。

  入列精英皆勇秀,出征豪气更多情。

  凯旋可待归来日,我为诸君把酒迎。

  在万宁读罢故乡发来的此诗,立时令我汗颜,我个后生,自己不努力身健笔健,却不害羞地鼓动老先生身健笔健。再品那惜墨如金的兆林好三字,更觉老先生的话恰到好处。回晚辈的拜年话,溢美之辞会显虚伪,说教的话会显好为人师,而连个好字都不说,又会显得无情。只一个精炼的好字,一首即兴的赶时应势诗,立杆见影回谢我,他正身健笔健着啊,汗颜之下,我这个浪得作家虚名的后生,才受了鞭策,驱笔写下此文的。

  鼠年初一开始,手机微信就使栖于万宁的我,无法宁静了,关于冠毒疫情的信息,直到破五(即当地俗称的大年初五),一直都与连绵没断的雨结伴而至。万宁在海南岛的地理位置,决定了年年春节前后,都有这么几天连阴雨的。今年这雨季,正好与冠疫病毒相克上了,从初一,直到破五才疲倦地停下来,那湿意正如与人为善的天意,帮了万宁人防冠毒的大忙。一周的连阴雨,自然增加了病毒侵人的难度,但谁家也没提前备下防瘟口罩,和够一周消费的蔬菜。来海南前我看病认识的辽宁好人,最美医师杨萍,她对到外地当候鸟的老同志,就如对待她自己90岁和89岁的父母那般尽责关爱,几乎每天早晚都微信提醒:出门一定戴口罩,锻炼一定不凑热闹,睡前一定别忘服药。胜似儿女啊!所以没口罩可戴,也没了蔬菜可下锅的大年初三,我不得不举了伞,冒雨去寻买口罩和菜。雨敲伞声如鼓,寻遍周遭几家药店和小超市,却无一卖口罩的。总算在一小店见个戴着口罩卖口罩者,手举三个口罩说,三个拾元!我顺嘴说三天前一元一个啊!  话音没得到回应呢,又进来一人,声也没吭,扔下拾元拿了口罩转身而去。再问那位店主,他哼了声说,一百元一个也没了!又走几家店铺,都说早就断货了。有个好心的爱莫能助者提醒说,活人还能让尿憋死?自己动手制作呀,总比没有强啊!失去买到口罩的信心,却受了自力更生的鼓舞,转而举伞沿街去寻蔬菜。平日比比皆是的蔬菜们,也都躲雨过年呢!家家年前都备足了,不必冒雨出来现买的,苦了我等不善过日子的少见候鸟。

  雨一点儿没有停的意思,我也不急了,心平气和地安慰自己,雨帮我消毒呢,缺两天口罩和蔬菜没啥了不起的,糕点、米面、方便面,可吃半月呢,小时候,这些可都是长辈们过寿诞的佳肴呢!如此阿Q着刚要转身顶雨去健步,却见一小店前站个举伞卖菜的,是那种心宽好脾气的中年男子,他脚下放着的秤盛着起了尖的满盘小青椒样的什么菜,我看了看,没待开口,卖者便开口说没菜了吧?把这点秋葵拿去吧,好菜呢,很嫩,炒吃炖吃生吃都行,既有营养又可当药用!我问怎么卖,他笑笑说,就剩这两三斤了,都拿去,大过年的,给不给钱没关系!我一下想到十元一只普通口罩那人,不觉一怔,怎么遇了这等好事?他没解释,只说你信我的好啦,就这点自家种的剩东西,大过年图个乐呵啥都有了!我被他的话感动,问全拿走多少钱,他说,也不用称了,带钱的话,给拾元得啦!没带的话,拿走算了!我掏出手机,想用扫一扫付款,他却两手一摊说,抱歉了,今天忘带扫一扫了,用现钱吧!我摸遍几个衣兜,只两元纸币,无奈说,抓一把得啦!他接过两元钱说,该你好运,统统拿走,算我得个吉祥! 

  我要留他电话号,以便过后付他钱,他一摆手说,何必呢,娘们似的!我只好心热热的,提了一大袋秋葵,往家转去。因受感动心情很好,便想独在雨中多享一会这诗一般的湿意,于是一手打伞,一手提秋葵,向平日常去散步的高速铁路桥下走去。在那条高铁桥下散步,可以风雨无阻。

  在高铁桥下,我又遇上多次遇见那头憨厚的黄牛。牠仍在高架桥下那片草地,低头默默吃草,背上落了只鸽子样苗条,却小鹤样的长腿白鸟。每次遇到它俩,那牛都抬起头全神贯注看我好长一会儿,但一掏手机为它们拍照,小白鸟机灵鬼儿就飞了,黄牛却仍抬着头,专注地任我拍,丝毫都不防我。这回我又掏出手机拍照,也许因为雨大的关系,牛背上的白鸟没飞。但是遗憾得很,手机却没电了。生肖属牛的我虽有点扫兴,但今天破五,牛和白鸟都没防我,足令我欣慰了。我们又相互注视了好一会儿,我才离去。

  一进家门,见妻子已缝制好一只很像样的口罩,正裁了样儿,准备制作第二只。听我讲了牛、鸟、口罩和秋葵的事,这位数学老师一拍大腿说,赶紧拿上10元现钱找找去,别让人家误解咱候鸟占便宜。

1583115236(1).png

作者简介:刘兆林,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、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、辽宁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,主要有长篇小说作品《不悔录》《绿色青春期》《雪国铁梅》及长篇传记《儒林怪杰》;中、短篇小说集《啊,索伦河谷的枪声》《雪国热闹镇》《三角形太阳》《违约公布的日记》;散文集《高窗听雪》《和鱼去散步》《父亲祭》《在西藏想你》《脚下的远方》《巴彦雪》《牛化自己》等多部。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、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、全国冰心散文奖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文艺奖、中华文学基金会庄重文文学奖、东北文学奖、曹雪芹长篇小说奖等。

文章分类: 散文
分享到:
  联系电话:010-52128322   
国家工信部登记备案许可证号:
首页              本院章程     本院公告    管理部门     专业委员会     名家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