证书查询
搜索

阿西娅·杰巴尔:唤醒阿拉伯女性的沉默(邱华栋)

 二维码 5710
发表时间:2022-08-27 16:27来源:文汇报

  阿拉伯国家分布于非洲北部到亚洲西部的广袤地带里,按照一般的划分,当代阿拉伯国家指的是北非的埃及、阿尔及利亚、突尼斯、摩洛哥、苏丹、利比亚、毛里塔尼亚、索马里等以及西亚的黎巴嫩、叙利亚、伊拉克、约旦、沙特阿拉伯、巴林、阿曼、卡塔尔、阿联酋等,一共有20多个国家。这些国家和地区通行阿拉伯语,大都信奉伊斯兰教。而现代阿拉伯文学,指的就是这些国家的文学。

  最近几年,阿拉伯地区成为了世界瞩目的新焦点,也促使世界文坛,包括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,对阿拉伯作家投以了更多的关注。这其中,去年去世的阿拉伯裔法国女作家阿西娅·杰巴尔非常受瞩目。她广泛关注女性所面对的所有障碍,很多作品都充满对阿拉伯妇女权利的吁求,为她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广泛的赞誉,屡次被竞猜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而中国读者对她的了解十分贫乏,她的作品也只有两种中译本,需要有更多关于她作品的介绍和评价。

  阿西娅·杰巴尔1936年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海岸小城谢尔谢勒,本名法蒂玛-佐哈·伊玛拉耶。小时候全家居住在靠近米蒂贾的一个小村庄,父亲是小学的法语老师,后来,她在卜利达的寄宿学校上中学。1955年,18岁的她被巴黎著名高等学府———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录取,成为该校的第一位阿尔及利亚女性。我记得,萨特等很多当代法国文学大师和哲学家,都是毕业于这所学校的。

  作为第一位被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录取的阿尔及利亚女子,在巴黎,她并没有得到一张安静的课桌,因为,此时的阿尔及利亚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作为一个阿尔及利亚人,似乎很难不受到影响,阿西娅·杰巴尔也参加了学生的罢课运动。同时,她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写出了处女作长篇小说 《渴》。在自己的手头搁了一段时间,到了1957年,她不顾父亲的反对,以笔名阿西娅·杰巴尔出版了小说 《渴》。这时她还不到22岁。

  这部小说的内容是很大胆的。小说写了一个姑娘,为了使她的男朋友更迷恋自己,就试图勾引他人丈夫,来引起男朋友的嫉妒,并体验一种复杂的感受,就是说,她实际上希望自己主宰自己的情感。于是,在爱情故事的表层之下,阿西娅·杰巴尔对女性的心理分析是深刻而细腻的。小说出版后受到了广泛好评,当时在法国受欢迎的程度,简直可以与萨冈的 《你好,忧愁》 相提并论。

  1958年,阿西娅·杰巴尔出版自己的第二部长篇小说 《急不可耐的人们》。这部小说通过一个家庭内部发生的故事,揭示了阿尔及利亚的社会问题和女性问题。这部悲剧性长篇小说颇受好评,让读者记住了阿西娅·杰巴尔这位年轻的北非女子。

  1962年,阿尔及利亚获得独立后,她出版了长篇小说 《新世界的儿女》,以阿尔及利亚抵抗法国的战争为背景,描写了一个农村小镇上人们的生活。小说塑造了谢丽发、莱拉、萨莉玛等众多鲜明的女性形象,令人难忘。她们是解放战士们的坚强后盾,是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化身。一句话,她们是未来新世界的真正儿女。这是小说点题之处。这部作品奠定了她在文坛的地位。

  1969年,在与剧作家沃利德·法尔恩合写了四幕剧 《鲜红的早晨》 之后,阿西娅·杰巴尔投身到了电影的拍摄,一干就是10年。她独立执导的电影《切奴瓦山女人们的乐声》 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了一个奖,第二部影片 《遗忘之歌》 获得了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历史纪录片奖。

  这使她获得了一些拍电影的成就感。但她又发现,文学和语言唤起的想象要更久远,于是,她重新开始了写作。她说:“当我拿起笔重新写作的时候,我发现我更加成熟了,我对问题的认识也更深刻。因为,通过影像艺术,我看到了文学那无比深邃的抵抗时间的魅力。”

  于是,经过了10年的文学写作的沉寂和电影生涯的拓展,1980年,她又出版了一部短篇小说集 《房间里的阿尔及尔女人》,这部小说得名于法国画家德拉克罗瓦的油画 《阿尔及尔女人》,在这部作品中,她尝试了新的风格,以短篇连缀的方式,结构了一部也可以算是长篇小说的作品。

  在1970年代,她曾经对古代阿拉伯语下过一番苦功夫,在她重新捡起笔时,便把阿拉伯语的声调和节奏融入了法语写作,使她的法语表达别具风味。此外,在 《房间里的阿尔及尔女人》 这部作品中,她还使用了电影蒙太奇的剪辑手段。这部小说在2002年又出版了修订版,她加写了一些今天的阿尔及利亚女性生存状态的内容,使整部小说获得了时间内部生长的景象。

  这部作品与1987年出版的 《土耳其后妃之影》,1991年出版的 《远离麦地那》,1993年出版的 《一个阿尔及利亚的夏天》,1994年出版的 《我的遥远的牢狱》,共同构成了一个系列,可以看成是阿西娅·杰巴尔的小说四部曲,就像是四个侧面,从历史和现实的层面,反射出一个五彩纷呈的北非的阿拉伯世界。

  进入21世纪以来,阿西娅·杰巴尔的创作仍旧十分活跃。2001年她出版了小说 《Aicha和伊斯兰女孩》。2002年出版小说 《没有墓地的女人》,以及修订版的 《房间里的阿尔及尔女人》,2003年,她又出版了论著 《法语的消失》,2007年,71岁的阿西娅·杰巴尔宝刀未老,出版了小说 《父亲在女儿的生活中》。

  阿西娅·杰巴尔属于在法国居住、用法语写作的作家。也就是说,属于眼下的“无国界作家”群中的一个。她虽然与祖国长期分离,但是经常游走于阿拉伯和西方世界,她所使用的法语,也没有割断她与祖国的联系。正如阿尔及利亚评论家哈·卡塞姆所指出的:“我们看到,虽然阿西娅·杰巴尔的作品使用的语言是法文,但是精神、感情却是阿尔及利亚的,而且,多数都是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的。这些作品传播到北非的阿拉伯马格里布各国,传播到法国和其它说法语的国家,甚至传播到欧洲、美洲和亚洲,她的影响是世界性的。”

  她长期居住于法国,并在欧美和非洲到处游走。她被认为是北非地区最杰出和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。她的作品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,在世界各国出版。2015年去世。

  阿西娅说,她是因为极度沉默才创作的,无论是对阿尔及利亚独立前的社会现实,还是对它今天发生的事情,都是在极度沉默后无法再沉默而写作的,而她的写作不光唤醒了自己的沉默,也唤醒了阿拉伯女性的沉默。

  (作者为著名作家、鲁迅文学院副院长)

文章分类: 文学评论
分享到:
  联系电话:010-52128322   
国家工信部登记备案许可证号:
首页              本院章程     本院公告    管理部门     专业委员会     名家在线